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变态的皇帝
变态的皇帝
老皇帝死了后新皇帝即位,登基大典隆重的召开了
  昭告上苍后,十八岁的他、携着太子妃踏上了金銮殿中最高的地方。
  面对象征着最高权利的龙椅,少年面上依然是那么平静,这天之交椅原本就
属于他的,心下没有一丝涟漪,他豁然转身威仪的眼神扫视着眼前的一切。
  所有在场的人,在那年轻人身的那刹那,几乎同一时刻跪倒在地。
  「吾皇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千岁。」
  跪拜高呼的万众,引不起年轻人丝毫兴趣。目空一切的望着大殿之外的蓝天
白云。默默的与前太子妃、现在的皇后一同接受着众人的朝拜。
  远望天地少年天子的眼角余光偷偷的瞄着端坐在身边的皇后。
  今天的她显得比往常更加动人,与龙相配的凤凰丝袍裹着她曼妙的身躯,虽
然对妩媚有几分掩盖,但添加的无上贵气,却有怎么是凡夫俗子眼的美所能比拟
的。
  貌美而端庄,高贵典雅的仪态举止。无处不向世人显示着她——上官雪儿是
天之娇女。
  但这一切在他的字典里贱货和荡妇才是她最好的形容词,之所以今天的自己
能登上这九武至尊之位,都是因为几年前的往事。
  十岁他就被立为太子,十四岁他就迎娶了大自己三岁的上官雪儿。
  红衣霞披的女孩子就此闯入了他的生活里,那时两人相处的日子是那样美丽
而动人心旋。
  每天东宫的小湖边上,总是出现着一对相携相拥的年轻男女。
  水中的倒影里,男孩子正亲密的吻着心爱的人女,而那女孩子偎依在他的怀
里紧闭着双眼热烈的回吻着,热吻过后,就是那惊天地泣鬼神的海誓山盟。
  美好的日子维持了一年、也就一年后的一天。
  一日的早回,东宫里却无一人,而自己寝宫里却传来最原始的声音,那委婉
的呻吟声夹杂着野兽的吼叫。
  那委婉的呻吟是那么熟悉,想起妻子在与其他人偷情时,子夜在也克制不住
冲了进去,当冲到里屋时一切丑剧全数落露眼中。
  一对赤裸男女翻滚在他的床上,那难人正是自己尊敬父皇。他正赤裸着身体
趴在上官雪儿的身上,用他那粗大丑陋的阴茎来回的送进太子妃那娇嫩的花道,
随着一次次用力的耸动,不时的粗喘大吼起。
  雪儿抿着小嘴淫荡的呻吟着,那被大手握住的细腰快速的摇动着,雪白的双
腿夹在男子的屁股上,不停的随着男人的冲撞乱蹬着。
  恋奸狂热中的男女,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到来。
  子夜手中的花儿碎了,化做了片片残花飘落在地上。
  想起屏风那边疯狂的父亲与妻子,刘子夜慢慢冷静下来了,如果是平常百姓
之家,自己完全可以抓住着不知道羞耻的男女暴打一顿,可不是因为那人不仅是
父亲,他还是当今天子,掌握天下苍生的生杀大权。
  刘子夜很清楚的知道,自己不是第一位太子,在他之前已经有过两个,之所
以如今是自己,不是他们英年早逝,而是被眼前这位疯子给废掉的。
  第一个废太子,现在还活在后院的冷宫中,据说他已经疯了,经常在夜间子
夜都能听到他那凄怆的叫声,第二位的命运要比他好些,一段白菱结束了他的性
命,也结束了他疼苦的一生。
  子夜身影消失在屏风外端。
  黑暗的种子就此埋种在子夜的心里,经过三年的隐忍和安排,终于坐上了这
疯狂的宝座,挥霍天下万物的权利落在自己手中了。
  「众卿平身。」随着子夜的声音,跪拜的人都都纷纷起来,望着宝座上的年
轻人,他们中有人真心膜拜和尊敬,也有人轻蔑与不肖。
  不过这一切,对子夜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刘子夜是当今天子的事实
是谁也不能改变,以后南朝的起伏就看自己了。
  隆重的登基大典由清晨一直延续到半晚才告结束。
  此时的金銮殿上没有大臣和皇亲国戚,只有一个孤单的影子。
  黑暗中的人忽然站了起来,高大的黑影步出了金銮大殿,步上了前往中宫的
路程。
  白日的高贵无上的皇后,浑身赤裸着躺在中宫的大殿里。
  充满着野兽气息的男人尽情在在她身上侵略着,那粗大的阴茎仿佛是复仇的
裁决,每次进入时,都将矜持高贵的女人弄的惨叫连连。
  完全没有爱的性交,每次感觉到女人有湿润的气象时,狂操中的男人毫不客
气的将其抽出,取代的是一块干燥的碎布。
  在男人的手指掰开的肉瓣间,那块碎布发挥着它的作用。
  红色的肉瓣上渗出了液体,本干燥的布条吸收干净,那红的肉孔间流出的爱
液,没有引起男人的自豪感,却是皱着眉头无比嫌恶的将干布捅进肉孔中搅着。
  当阴道再次干涩的时候,子夜的阴茎又一次插入。
  「啊……」扭曲着小脸的雪儿望着丈夫、大帝。
  梨花带雨,云容惨淡、惹人无限爱怜的模样儿,不但没有引起男子的半丝怜
悯,反而更加刺激着他的残虐之心。
  当高贵的皇后被折磨的不能动弹的时候、肉体没有知觉的时候、男人在满意
的从那雪白的身体上爬了下来。
  抽出阴茎的时候,不止女人的花道渗着血丝,就连那自己那根红肿的阴茎也
有几处破皮的地方流着点点红丝。
  「嗯……」阴茎受到凉风的吹袭后,彻骨的疼痛令大帝眉头微皱。
不过嘴角的笑容依旧那样诡秘和满足……
  因为皇后的花道间渗出的血越来越多,流的满腿而都是,那昏迷后的脸上都
透着痛苦的表情。
  「哈哈……婊子你终于知道,性爱不一定就是快乐,就象今天这一次,绝对
能让你今生难忘……哈哈……」
  尖利恐怖的狂笑声充满着整个中宫,一致传边各个角落里。
  赤裸的新帝摇摆的走出富丽的宫殿,宫外的女子和太监们连忙口呼万岁、万
万岁!
  然后跪拜在地上,等待着帝王昂首而过。
【完】